2017年12月19日 星期二

孝敬父母 — 一个瓦罐的故事

时间:2017-11-24来源:郴州市中心血站作者:李瑛瑛

好家风、好家规、好家训系列小故事
 
 
        孝敬父母  — 一个瓦罐的故事
 
        我出生在70年代初,父亲体弱多病,是从“供销社”回家务农的,上有80多岁的裹脚奶奶、下有年幼的四姊妹,生活重担全落在母亲身上。在那以工分换粮食的年代,即使母亲白加黑的劳动,换来的工分仍是全队最低、粮食最少。记得1976年8月4日,生产队会计计算,我们家全年只有710斤稻谷,碾成米后只有510斤,我母亲当场晕倒,被人“掐”“人中”醒过来,第一件事,到奶奶房间拿出一个带耳的瓦罐、放好米、加好水、滴好油、打好蛋,跺在火红的火灰上整整熬制2小时,香喷喷的,我们姊妹4个怎么也不想离开瓦罐半步,在火坑边静静地等着,不愿走开,心想,“熟了,我们也可以尝一点点”。但饭一熟,母亲直接叫我们送到奶奶房间叫奶奶吃,还要说“我们吃过了,让她老人家安心吃”。我们都站着不动,眼睛直傻傻地望着瓦罐,大哥胆量大,对母亲大声说,“打我懂事以来,我们一日只能吃两顿,基本是红薯和野菜;奶奶天天吃三顿,全部是用瓦罐做的白米饭”就眼泪汪汪,母亲哽咽着说,“这个瓦罐是奶奶以前给你太姥姥熬稀饭用了20年的,而今,奶奶81岁了,牙口不好、身体不行,只能吃“烂饭”,作为子孙,我们应该孝敬她,让她吃饱、吃好、安度晚年。你们小,以后努力、有得吃”。大哥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含义,擦干眼泪,高兴地端着瓦罐径直向奶奶房间跑去。从此,这个瓦罐一日三次熬的白米饭送到奶奶床前成了我们姊妹的必修课,直到奶奶86岁过世。同样,我们四姊妹用瓦罐熬制的稀饭送走了我们的母亲和父亲。现在,瓦罐虽然被电饭堡替代,但“她”的故事依然传承给了我们家的一代又一代。(李瑛瑛)

协会官网投稿排行榜
查看